“互聯網+”農產品出村進城工程試點顯成效

農產品如何才能更便捷順暢高效地出村進城?

在江西遂川縣湯湖鎮,直播達人將直播間搬進了茶園,現代化的制茶車間與傳統手工制茶技藝在“網”上交織碰撞,半天銷售額就能達到6萬余元。

云南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開遠市的農村全都有了寬帶網和4G信號,當地電信運營商還為部分困難農戶提供通信資費優惠,農產品在“云”上走,腳下路卻很堅實。

自2020年8月農業農村部公布“互聯網+”農產品出村進城工程試點縣名單、啟動試點建設以來,政策措施、市場力量和農民需求緊緊凝聚在一起,農產品出村進城之路越走越順暢,農民就業增收渠道不斷被拓寬,農產品供給質量和效率得到進一步提升,試點工作取得初步成效。

補齊短板,規劃先行,出村進城“路基”牢

“今天在樹上,明天在路上,后天在餐桌上?!痹谠圏c縣安徽碭山,一位合作社負責人生動地描繪了互聯網為“碭山酥梨”鋪就的進城之路,對不易保鮮、成熟期集中的酥梨來說,短、平、快的互聯網銷售優勢明顯。

近年來,伴隨著移動互聯網的逐漸普及,互聯網在便利農民消費的同時也帶來了新的創收渠道,為農村產業興旺帶來契機。實施“互聯網+”農產品出村進城工程是推動農業生產與市場需求緊密銜接,提升農產品供給質量和效率,建立現代農業產業體系的重要舉措,用“一張網”有效組織起生產、加工、流通、銷售各個環節。

如果將“互聯網+”農產品出村進城工程看作一串數字,新一代信息基礎設施建設就是最前面的那個“1”。補齊農村地區基礎設施建設短板,是打通城鄉資源流通、推動農產品出村進城必須筑牢的基礎。

2020年,我國農村信息基礎設施進一步得到完善,全國范圍內農村地區互聯網普及率在去年年底達到55.9%?;A設施的不斷完善讓農村地區,尤其是曾經的貧困地區農產品上行之路更加暢通。據統計,2020年,全國832個國家級貧困縣網絡零售總額達到3014億元,同比增長26%。

夯實基礎,謀定后動。從農業農村部制定《“互聯網+”農產品出村進城工程試點工作方案》,到 22個省份出臺省級實施方案,其中,重慶市還將這一工程列入全市數字農業農村發展“十四五”規劃重點任務,培主體、強鏈條、建體系,2020年,“互聯網+”農產品出村進城工程的前行之路愈加清晰。

政企協作,市場運營,出村進城“通路”暢

在新冠肺炎疫情沖擊下,“宅經濟”迅速興起,線上經濟快速發展,農產品網絡銷售不斷創下新高。據初步統計,2020年全國農產品網絡零售額達到5750億元,同比增長37.9%?!盎ヂ摼W+”農產品出村進城工程來得恰逢其時。

在互聯網時代 ,技術更迭日新月異,新事物、新理念層出不窮,如何讓農產品乘穩互聯網的快車?單靠政府顯然不夠,建立一個長期可持續發展、有生機有活力的市場化運營機制,需要政府與企業緊密協作,充分發揮市場作用。

對此,農業農村部有關負責人表示,發揮市場作用更需要考慮的是如何把現有的要素和資源,以更加科學高效的方式組合在一起,把分散的市場主體凝聚在一起, 實現多方共贏,形成持續動力。讓試點縣和試點參與企業結成對子搞試點,通過試點支撐企業為試點縣提供專門支持措施,是目前出村進城工程試點中做出的兩種嘗試。

江蘇首批10個省級試點縣中,有6個入選全國試點縣,當地政府選擇廣泛合作,創新構建“1+1+N”運營機制,重塑產業體系?!霸圏c縣緊密對接1個知名電商企業,擇優選擇1個縣域產業化運營主體,同時帶動N個市場主體和小農戶廣泛參與?!苯K省農業農村廳二級巡視員潘長勝介紹。

在四川漢源縣,當地政府與阿里巴巴、中國郵政等企業的深度合作,賦能農業生產和農產品流通,推動產業基地變為現代園區,馬路運輸變為網絡跑路,農特土貨變身“網紅”產品?!啊ヂ摼W+’幫助漢源花椒等特色農產品走向更大的市場,助力農戶人均增收2000元以上?!睗h源縣委副書記、縣長覃建生說。

市場主體的參與,最大限度地發揮了互聯網的效用。作為“互聯網+”農產品出村進城工程的支撐企業,豬八戒網與山西呂梁市農業農村部門對接合作,在當地舉辦首屆呂梁干果節。直播帶貨、電商銷售、供應鏈對接……當日近200萬元的農產品銷售額只是呂梁農產品出村進城之路的起點,供應鏈渠道的采購合同、招募的一萬多名個體級分銷員及4000余家企業級分銷商,讓這條道路的持續通暢有了保障。

鏈接產業,內涵豐富,出村進城“前景”好

網絡大市場里,前店后廠、自產自銷的小農經營方式缺乏競爭力。事實上,“互聯網+”農產品出村進城工程所涵蓋的內容不只是“搭橋建路”,推動農產品商品化,建立適應農產品網絡銷售的供應鏈體系,建立市場與生產的聯動反饋機制,把龐大的市場需求內化為本地產業升級的動力,才是農產品出村進城的關鍵。

在特色優質農產品資源豐富、農村電商基礎良好的福建,5個試點縣一方面確定了茶葉、葡萄、蜜柚、蘆柑、銀耳等主導產品,以點帶面壯大產業規模,一方面圍繞倉儲冷鏈、質量標準、品牌創建等多重內涵,打造產業化運營主體,同時融合益農信息社與鄉村振興綜合服務點,打通村級物流最后一公里。

“2020年互聯網帶動柯城農產品銷售達5.73億元?!闭憬橹菔锌鲁菂^副區長吳浩介紹,除了帶動農產品銷售這樣直接的效果,出村進城工程為當地提升農產品品質,完善大平臺建設,乃至新農人培育都起到了帶動作用。

不僅是密切聚焦農產品本身的產業鏈,中國銀聯借助出村進城工程的契機,全面推進移動支付受理環境建設,助力農村地區金融基礎設施提檔升級,從金融角度創新涉農產業鏈解決方案,將出村進城工程的外沿再次擴展。中國銀聯有關負責人表示:“我們開發了農產品收購業務,切實解決大宗農產品交易時現金需求量大的問題,全年交易金額達3208億元。此外,通過推廣中國農民豐收卡,在讓利農戶的同時,為農戶提供涉農意外保險、法律與醫療咨詢、農技指導等權益,很受歡迎?!?nbsp;

因地制宜探索,多樣形式推動,“互聯網+”農產品出村進城工程試點建設仍在繼續,數字經濟紅利必將惠及更多農民。

農民日報·中國農網記者 趙宇恒 見習記者 王晶晶


邻居寂寞人妻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