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觀察| “保險+期貨”要講好模式故事

6月8日,鄭州商品交易所發布通知,決定開展2021年“保險+期貨”試點建設工作。至此,“保險+期貨”兩大主要試點實施交易所的年度計劃已經全面發布。其試點內容各有特點,但是項目主體思路是一致的。大連商品交易所在今年的“農保計劃”項目申報的通知中明確要求,縣域項目實施模式是“地方政府為項目管理方”。鄭州商品交易所則提出試點建設工作優先支持“與地方財政聯動結合、社會資金積極參與的項目”。這就是轉型導向。對于這一思路的確立、實施、目標,需要進行大力宣傳解讀,形成上下共識,以推動“保險+期貨”的順利轉型。

在“穩步擴大‘保險+期貨’試點”寫入中央一號文件的五年里,這項工作逐漸成為相關地區多部門合作推進鄉村產業振興的一個創新模式。今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發揮‘保險+期貨’在服務鄉村產業發展中的作用”,這是對“保險+期貨”提出的轉型要求。轉型之際,許多工作需要進行梳理,參與“保險+期貨”項目的期貨公司卻一致呼吁:“加強宣傳培訓工作”。有目共睹,各交易所歷來十分重視宣傳與培訓工作,各方面安排堪稱典范。在“保險+期貨”試點的五年里,更是組織記者上山下鄉深入產地,宣傳了一大批試點典型。中國期貨業協會也加強了宣傳組織工作,2020年10月“保險+期貨”公益廣告視頻在央視的四個頻道進行了為期一個月的投放。那么,目前亟待“加強”的又是什么?

一、加強對“保險+期貨”模式的總結梳理

五年來,“保險+期貨”探索了各種模式,但是,整個模式缺乏系統的總結梳理。從去年12月19日召開的第16屆中國(深圳)國際期貨大會,到目前已經召開的有關各個產業及行業會議,都沒有對于“保險+期貨”模式五年試點進行系統總結。應該說轉型的模式與方向,依舊并不清楚。特別是基層具體負責項目操作的農業干部,對于“保險+期貨”的認識大多數還是停留在不懂、不會的狀態。他們看“保險+期貨”就像個刺猬一樣,又想摸,又怕扎手。這樣狀況如果持續下去,勢必影響“保險+期貨”下一步的順利轉型。

“保險+期貨”是期貨市場在探索為實體經濟服務的過程中形成的一個創新產品。從2005年起,大連商品交易所就組織各方探索期貨市場服務實體經濟的模式。到2014年,場外期權服務糧食產業已經出現了多種模式。2015年,多家期貨公司都開展了“保險+期貨”試點。2016年“保險+期貨”寫入中央一號文件后,試點快速發展,又分為價格險、收入險兩款模式。從2018年開始至今,大商所支持的試點項目并為“農民收入保障計劃”,其中“保險+期貨”模式細化為主試點模式和附加試點模式。主試點是“保險+期貨”價格險、“保險+期貨”收入險、場外期權三種,附加試點是基差收購。從2019年開始,“保險+期貨”由縣域覆蓋試點和分散試點兩部分組成,具體為收入保險、價格保險、場外期權等模式。2016-2020年,大商所累計引導65家期貨公司、14家保險公司、10家商業銀行開展了359個“保險+期貨”試點和項目,覆蓋玉米、大豆等品種現貨量1065萬噸、種植面積2492萬畝,惠及全國27個省近112萬農戶,其中包括134個貧困縣和50余萬貧困戶。

鄭州商品交易所2016年至2020年的5年間,累計支持開展“保險+期貨”試點項目106個,涉及棉花、白糖、蘋果、紅棗4個品種,覆蓋廣西、甘肅、新疆等11個省份,涉及農戶約15萬戶。試點中最大的突破點是甘肅省于2019年、2020年申請中央財政獎補資金用于開展蘋果“保險+期貨”試點項目,兩年間在5個試點縣區投入保費1.25億元,總保障金額25億元,服務果農7.39萬戶。此外,在河南、陜西、新疆等省份,政府主導或商業化開展的“保險+期貨”試點也在不斷涌現。鄭商所努力探索建立由地方政府主導開展的“保險+期貨”試點模式,為“保險+期貨”在更大范圍內市場化、持續化、制度化發展打開局面。

“保險+期貨”試點這五年,期貨公司領銜,聯手中國人保財險、太平洋保險、北大荒陽光保險等等一大批保險公司,聯合一大批大型國企,帶動產地新型農業經營組織探索運用“保險+期貨”進行農業風險管理,推動一批縣級政府把“保險+期貨”做成了金融創新服務品牌。但是,這方方面面的“痛與快樂”的程度是不同的,獲得感也是不同的。

當年中國人保財險與大商所聯手探索了“保險+期貨”的首創模式。到2020年,他們參與的“保險+期貨”項目覆蓋了玉米、大豆、雞蛋、棉花、白糖、天然橡膠、蘋果、紅棗等10個期貨品種,與43家期貨公司都有良好的合作,探索了“價格保險+期貨”、“收入保險+期貨”、“保險+期貨+信貸+倉儲”、“保險+期貨+精準扶貧”等模式。由于保險與期貨兩個行業間的基本原理有差異,監管政策有差異,在“保險+期貨”兩端對接中,如何才能既符合監管要求,又滿足農戶需求,亟待確立路徑。這已被確立為他們今年的工作重點。

一些走在“保險+期貨”創新最前沿的公司,項目模式多種多樣,他們的經驗亟待總結推廣。特別是商業項目的開展,為“保險+期貨”走向市場化進行了有益的探索,經驗及其可貴。浙商期貨公司2016年到2017年“保險+期貨”主要開展的是交易所項目,2018年做了生豬飼料政府項目,2019年起在交易所試點之外開始自主實施“保險+期貨”商業項目。2019年做了包括紅棗、粳米、蘋果的4個項目。2020年在完成三家交易所共28個“保險+期貨”試點項目的同時,還自主完成了10個商業項目,包括紅棗、豬飼料、蘋果、雞蛋、玉米、大豆項目。2021年商業項目立項達到51個,包括生豬、玉米、雞蛋、花生、蘋果項目,6月初已了結15個。其中他們主推的生豬“保險+期貨”項目已做成11單。三年來,完成的“保險+期貨”商業項目總保費規模近兩千萬元,賠付資金近900萬元。

“保險+期貨”的模式核心在“加法”,總結、提煉、確認才能形成“法”。有“法”才可“復制”。培訓講原理,不懂;宣傳講意義,不夠。要講故事,要把把來龍去脈、利害得失、發展成長講透。一些不變的模式是真的“不變”嗎?一些沒有賠付的項目是真的沒有發揮作用嗎?“可復制”的模式在哪里?“可持續”的東西又是什么?等等。以前記者調研基本見不到政府人員,現在能見到縣長了;以前到任何地方采訪都是口頭聊,現在個別地方能拿出項目總結報告了。但是,目前亟待有行業性的總結、梳理,亟待行業有組織地開展政策運用研究、模式比較研究、宣傳推廣研究,啟動“保險+期貨”模式研究。

二、加強模式研究為宣傳培訓背書

“保險+期貨”轉型應該宣傳培訓先行。讓農業、農村干部群眾聽得懂是底線?!氨kU+期貨”宣傳培訓不能講教材,不能只講賠付,要講政策,說榜樣,聊故事,做“軟件”。要有背書,這是有關機構應該加快研究的。

一是要有政策運用研究

2000年以來的18個中央一號文件中,有17個提到了期貨市場;自2016年到2020年的連續五年的中央一號文件中,每年都提出穩步擴大“保險+期貨”試點。到今年六個一號文件的主題并不相同,但都對“保險+期貨”做了部署。而圍繞中央一號文件,近年來,中央的一系列政策中,也都安排了“保險+期貨”。

2017年5月31日發布的中辦國辦《關于加快構建政策體系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的意見》(國務院公報2017第17號)提出,積極開展天氣指數保險、農產品價格和收入保險、“保險+期貨”……等試點。為貫徹落實第17號文件,2017年10月25日,六部委行局《關于促進農業產業化聯合體發展的指導意見》(農經發〔2017〕9號)提出:在“完善支持政策”部分中提出,鼓勵探索“訂單+保險+期貨”模式。

2019年3月1日下發的中國銀保監會辦公廳《關于做好2019年銀行業保險業服務鄉村振興和助力脫貧攻堅工作的通知》(銀保監辦發[2019]38號)提出:“擴大保險產品試點范圍?!瓟U大農業大災保險試點和“保險+期貨”試點?!?2019年9月19日下發的四部會局《關于印發關于加快農業保險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意見的通知》(財金〔2019〕102號)提出:鼓勵探索開展“農業保險+”?!瓟U大“保險+期貨”試點,探索“訂單農業+保險+期貨(權)”試點。

2020年7月3日制定的七部委行會辦《關于擴大農業農村有效投資 加快補上 “三農”領域突出短板的意見》(中農發〔2020〕10號)提出:推進稻谷、小麥、玉米完全成本保險和收入保險試點,……優化“保險+期貨”試點模式。2020年12月16日制定的《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實現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的意見》提出:探索農產品期貨期權和農業保險聯動。

這一系列政策出臺后,各?。▍^、市)如何落地,也與“保險+期貨”的推廣密切相關。比如有的省的提法是“探索農產品期貨期權和農業保險聯動”,有的省的提法是“繼續深化‘保險+期貨’試點工作”。在縣級層面部署也不盡相同,有的是:“穩步推廣價格指數保險,繼續探索氣象指數保險、“保險+期貨”等險種?!庇械母唧w:“繼續實施玉米完全成本和收入保險區域試點,進一步拓展奶業、肉羊、肉牛等優勢特色農畜產品保險試點范圍。發揮保險機構“保險+期貨”在服務鄉村產業發展中的積極作用?!?/p>

總之,圍繞“保險+期貨”的政策安排已經形成了系統,目前需要的是系統性研究。保險與期貨行業的探索疊加上各級政府的探索;技術層面的試點疊加政治任務的落實,局面越來越復雜。要避免“保險+期貨”長成“霧里看花,水中望月”的模樣,目前亟待開展政策合規研究,厘清各方責、權、利,調動各方積極性,把“保險+期貨”的模式穩定一塊清晰一塊,管理機制打通一段確定一段,為“保險+期貨”的推廣提供具體的政策工具。

二是要有模式體系研究

與政策形成“體系”相同,目前“保險+期貨”也有模式體系,包括交易所支持的“本體模式”,各級政府支持的“財政模式”,企業與其他出資的“商業模式”。同品種因模式的不同效益也不同,同模式因參與主體不同效果也不同。這些都需要在同一個研究模板下定性定量分析。特別是不同交易所由于實施的品種與區域不同,“保險+期貨”試點推進的深度廣度也不同,各自的特點、優勢也有必要進行對比借鑒,這一過程也是宣傳培訓的好方式。

目前,各交易所力推“政府模式”。那么政府模式到底應該是怎樣的模式?各級政府也是希望有個說法。鄭州商品交易所6月3日在延安舉辦了“期貨服務鄉村振興(延安)研討會”。延安市人民政府,陜西省農業農村廳、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證監局,以及中國期貨業協會等單位共同舉辦。延安市副市長張強呼吁:“如何進一步發揮好“保險+期貨”這一金融工具作用,是我們關注的重點?!编嵣趟偨浝眙敄|升回應,下一步“要加強與地方政府對接,共同探索各級財政資金常態化、機制化支持‘保險+期貨’的模式和路徑”。今年鄭商所“保險+期貨”試點建設工作將聯合河南省財政廳、山東省農業農村廳共同實施蘋果、花生“保險+期貨”試點項目。這就是在2020年探索基礎上,加大與省級政府部門聯合試點力度的結果,目標是引入地方財政,推動試點常態化、機制化。

大商所在3月2日就發布了《關于2021年“大商所農保計劃”項目申報的通知》(大商所發〔2021〕98號),我們看到了大商所今年實施轉型的一個點:“調動地方政府的管理效能——地方政府負責推動項目的具體運行,包括但不限于落實保費補貼資金、配合項目出具的文件,督導保險公司按項目要求出具保單、按保單條款完成執行測定實際產量、按保險條款完成理賠、根據保險行業監管須備齊的一切材料?!薄暗胤秸疄轫椖抗芾矸健边@一舉措也照應了6月1日起實施的《鄉村振興促進法》“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應當采取保費補貼等措施,支持保險機構適當增加保險品種,擴大農業保險覆蓋面”的條款。地方政府做“項目管理方”將有利于政府確立保險增品擴面的效率路徑。

于是,地方政府需要有“模式體系”在手,支持其決策。

三是要有宣傳推廣研究

一系列政策的出臺推動了一些政策性項目的實施,這些項目本身就是對“保險+期貨”的最好宣傳。2018年8月,《財政部、農業農村部、銀保監會關于開展三大糧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險和收入保險試點工作的通知》(財金〔2018〕93號)下發。內蒙古扎魯特旗被選為兩個收入保險試點之一。試點采用了“主險+附加險”的方式,共計承保玉米123.97萬畝,55.26萬噸,覆蓋全旗玉米種植面積的76%。主險將農戶人工成本、管理費用等納入保障范圍,保費由中央財政補貼40%、省級財政補貼30%、農戶自繳30%。附加險由銀河期貨聯合人保財險對主險的目標價格和采價期進行優化后設計,拓展了價格責任,彌補了主險中對玉米價格的限制。附加險獲大商所“農民收入保障計劃”支持,由銀河期貨、浙商期貨、上海中期期貨、建信期貨等四家期貨公司共同進行風險對沖。附加險部分賠付718.78萬元,單險種賠付率高達82.15%,實現了對主險的優化效果。

邁向“政府主導管理”階段,宣傳培訓工作也要轉型,為政府管理做好參謀助手。對于這種綜合性強的項目,宣傳上就不能一味宣傳賠付效果,還要兼顧社會效益,要調動各方積極性。浙商期貨研究所所長藍旻介紹,這種“保險+期貨”項目要明確收入保險與當地政策性保險的關系,要兼顧保險覆蓋面與調動生產者積極性的關系。只有將政策性保險與收入保險有機結合,才能避免資金的浪費。中央財政三大糧食作物這項試點進行了兩年,今年在13個糧食主產省擴大試點。由于中央財政試點規模較大,而期貨公司方案往往被固定了,這就需要總結項目經驗改進實施模式,以激勵期貨公司探索出更有效的價格風險分散模式。

主體的悸動是發展的脈搏。來龍去脈就是故事。講好模式故事就是最接地氣的項目推廣。 “保險+期貨”近三年發展迅速,“規模覆蓋縣域化、參與主體全員化、保費渠道多元化、支持方式多樣化、賠付成效專業化”,特點越來越明顯,宣傳的滯后也是越來越明顯了。以往的調研采訪質量并不高,因為采不到深層的改變;以往的系列宣傳質量也并不高,因為做不到對一個個模式的解讀;以往的大會與論壇質量也亟待提高,少見為“保險+期貨”設置論壇,而與會人士的“一致認為”滯留在“保險+期貨”的重要性而不見操作性。

宣傳培訓怎樣轉型?需要組織化,并且亟待在政策和模式宣傳上有所突破,在話語體系上有所建樹。這就是為什么交易所一直都在做宣傳與培訓而期貨公司還在呼吁加強宣傳培訓的原因。


邻居寂寞人妻中文字幕